盛装赴会

这一次,我又说到乌鸦的来历。好在,寓言里,乌鸦的来历是多种多样的。

旧话重提:乌鸦原来是白的,一根杂毛也没有。有一次,凤凰——就算有这样一个鸟王吧——召集所有鸟类,举行服装比赛大会。

乌鸦若是穿着它的自礼服去,虽说不是最漂亮,但也差不多。但是它好胜心强,认为这不够美,就在自己的服装问题上,苦苦思索。它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一个高明的办法。

它不知从哪里找来一瓶墨汁。

“来呀l”它招呼自己的仆人麻雀。“我要去参加比赛了。——我准许你也去——。我觉得,这一身白虽然好,总嫌缺点什么。……自颜色也是不吉利的。……这里有笔,你给我划一道儿l”

麻雀诚心诚意地给乌鸦身上划了一道儿。

乌鸦跑到穿衣镜前面一站,就皱了眉头。

“好是好,就是太单调!来,你再给我划一道儿……这里!”

不消说,乌鸦是很难满足自己的审美观的。它的命令越来越多!

“两划显得古板,再来一道儿!嗳,对了!”

“这三划……我怎么越来越不相衬?……得,再来一笔!”

“四划的呆气太重,不象样子!……你把这几处都涂黑它!”

“这……太象喜鹊了!俗气!再加上几笔……哟!你别太使劲儿,掘得我胸口怪疼的!没长眼哪?”

它的最后的命令是:

“干脆你全给抹黑了!这乱七八糟的不象话!……对了,对了,嘴上、脚上都抹。你……不学无术!嘿,那晚上渥伦斯基所以不爱美丽的吉蒂而爱上了安娜,那完全是因为安娜的那身普通的黑色的晚礼服,另外,武松那身夜行衣……你笑什么?我明明看见你偷笑,还强辩!噢,你的笑是预祝我成功?情有可原,那你放声笑就是了,不必扭扭捏捏!”

乌鸦就穿着这样的新装赴会去了。为了提示人们注意它的美丽,它大嚷大叫,甚至嗓子都弄得沙哑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