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庐灭鼠

越西有独居男子,结茨为庐,力耕以为食。久之,菽粟(豆和小米,泛指粮食)盐酪具,具无仰于人。常患鼠,昼则累累然(成群结队的样子)行,夜则鸣啮至旦。男子积憾(长时期以之为憾)之。一旦被酒归,始就枕,鼠百出,故恼之,目不能暝。男子怒,持火四焚之。鼠死,庐亦毁。次日酒解,怅怅(失意的样子)无所归。龙门子唁之。男子曰:“人不可积憾哉!予初怒鼠甚,见鼠不见庐也,不知祸至于此。”

越地有个独自居住的男子,编结茅草做成房屋,努力耕作得到食物。时间长了,粮食粟米盐和奶酪都有,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这里)曾经老鼠成患,白天都成群结队地行动,夜晚又叫又咬,直到早晨。那男子一直为此事烦恼。一天喝醉了酒回家,刚刚睡到枕头上,老鼠(又叫又咬)令他恼火,无法闭眼。那男子(终于)发怒了,用火四处烧老鼠。老鼠死了,房屋也烧毁了。第二天酒醒了,迷茫地无家可归。龙门子对他的不幸表示慰问。他说:“人不可以积愤啊!我起初只是怨恨老鼠,但光看见老鼠却忘了自己的房子,不料想竟导致这样一场灾难。”

安居才能乐业,辛辛苦苦地“结茨为庐”,总算有了个栖身的地方;尽力耕作获得食物,有粮食、有盐巴:不需要去乞求别人,自己基本可以生存。但喝了几口扫忧帚,点了自己结茨庐,真是旧愁未除,又添新愁,由烦死宝宝到后悔死宝宝、宝宝没处呆了。茨庐虽然不好,老鼠虽然烦人,但总还是有一个家,但醉酒的他,不胜其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火烧了老鼠,也烧毁了自己辛辛苦苦建起的家,自己的栖身之处。所以愤怒不能丧失理智,要明白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投鼠还要忌器,焚鼠更要忌庐。

焚庐灭鼠的故事提醒人们,遇事一定要冷静分析,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要仔细斟酌得失,想个周全的办法去解决。若凭一时冲动蛮干,只会得不偿失,让人后悔不迭,只能落下悔不当初的浩叹。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