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小刺猬

刺猬嘟嘟头戴太阳帽,斜挎旅行包,呼啦啦吹着口哨,一路去远行。

太阳被遮住了半边脸,天慢慢黑了。前面不远处亮灯的地方,有一家蘑菇屯旅馆。

来到旅馆门前,草莓小圆门上写着:欢迎,请进!

推开门,嘟嘟走进去,屋里没有人。青苹果吧台上放着一个登记簿。

嘟嘟翻开小本,写下:刺猬、嘟嘟,家住果冻街奶油巷999号,然后从斜挎包里取出两枚松仁果、三颗核桃,投进收款盒子里。

过了大厅,向右拐,长长的走廊旁,一扇扇房门上写着:请休息。

累了一天的嘟嘟,打开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着了。

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一声大喊:“不许动!”

什么事?嘟嘟一屁股坐起来,我是在做梦吗?他用手揪揪耳朵,很疼,不是在做梦。

“不许动,举起手来!”又是一阵可怕的叫声。

嘟嘟一骨碌爬起来,轻轻地背上挎包,打开门,一副侦探的样子:猫着腰,弓着背,竖起耳朵,蹑手蹑脚地循声走去。

穿过一片黑漆漆的地方,忽然一束刺眼的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哈哈,快点说吧,蓝珍珠藏到哪里去了?”一只蒙着面的青蛙强盗,挥舞着刺刀,对身旁瑟(sè)瑟发抖的青蛙小姐说。

“不许动!”强盗突然呆住了,身后一只凉冰冰的枪,正顶着他的后脑勺。

“举起手来!”刺猬嘟嘟跳到青娃小姐身前,对着青蛙强盗,举起枪,扣动扳机射击。

唰唰唰———一阵强劲的水花劈头盖脸地刺向青蛙强盗。一会儿,他的身上流下许许多多的绿水。青蛙强盗变成了一只灰蛤蟆。

灰蛤蟆湿淋淋地站在那里,无奈地耸(sǒnɡ)耸肩。

哗———突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演出厅四周的灯全亮了。

太好看了,我们还要,还要!鸭太太和熊太太,叼着烟嘴的狐狸,嚼(jiáo)着口香糖的鸡小姐,扇着彩扇的鹿小姐,还有一群在观众席上上蹿(cuān)下跳的小家伙们,都不约而同地叫喊着,一个劲地拍着巴掌。

刺猬嘟嘟觉得不好意思,满脸通红。

这时候,灰蛤蟆和青蛙小姐笑着走过来,拉着他的手,问:“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不不不,我是从312房间跑出来的。”

“我们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好的演出效果呢。来,我们一起给观众谢幕吧!”

害羞的小刺猬和青蛙小姐、灰蛤蟆一起给台下的观众,深深地鞠(jū)了一躬(ɡōnɡ)。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