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鸡和鳄鱼

以前,珍珠鸡和鳄鱼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他们经常在河边见面,喜欢在一块儿洗澡,并各自讲述对方不知道的事情。

珍珠鸡给鳄鱼谈森林里清凉的小河水,奇异的花草和动物;给他描述高大挺直快碰上太阳的粗壮的树和织成帷幕般的不可穿过的葛藤;还讲述味道浓而不香,颜色和形状像一只蜜蜂或像只多毛的、红色的、背后有一个金色十字的蜘蛛一样的萝果。

鳄鱼好像更愿意和他的朋友谈论一些动物,比如狐猴这种上的动物,有着丝绒一样的皮毛,卷成环形的长长的尾巴,成群结队地欢跳在树权之间。

跳跃之高,谁看了都头晕目眩,而且,哪怕有一点声音,他们就会眨眼间逃遁得无影无踪;再比如刺猬,他们生活在树洞里;还有那肥大的野猫,以及其他动物……轮到鳄鱼时,他滔滔不绝地叙述发生在水底下的事情,发生在他们的很深的窝里的事情。他的窝,进口常常是藏在树根下或河边的陡坎下面。他向珍珠鸡介绍,进了窝还要走几米越来越高的通道,才能到达他的大而圆的卧室。

"那为什么呢?"

珍珠鸡好奇地问。

"最亲爱的朋友,"

鳄鱼解释说,"这是为了不让水把我的洞全部灌满。

这样,我就可以长时间地在里边呆着而不至于缺少空气,因为我喜欢躲避人们去思考事情。"

其实,鳄鱼修筑洞,并不是为了思考事情,而是为了储藏他捕获的动物。

这些动物在他吞吃之前,要在洞里放很长时间,任其腐烂。而在冬天,当着食物很少的时候,他就呆在洞里睡觉。有时,也来到太阳底下晒一晒,伸伸腰再睡。这时,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填充他的饿腹,那就是吞几块石头。

"您独自一个,有时不腻烦吗?"

"我经常接待乌龟来访,因为他有着和我一样的兴趣和对生存的同样的理解方式。所以,我们相处得很好。有时,他和他的全家一块儿来和我一起住上几天。由于我的洞不大,而且我又不肯让他们呆在门口那儿,因此我就把我的背当床让乌龟睡觉。你看,我的心肠多好啊!怎么样,哪天到我家去看看,好吗?"

珍珠鸡很想钻进水里了解这一切特殊的事情,但是,他除了好奇之外,仍保持着较高的警惕。他对鳄鱼还是很提防的。尽管此时鳄鱼很友好,然而,珍珠鸡发现他的目光是向着自己斜视的,所以珍珠鸡未做任何决定。

一天,鳄鱼把他的为数众多的孩子们叫在一起,对他们说:

"地上的动物我好象差不多都吃过了,就是珍珠鸡的肉还没有尝过,我很想尝一尝。为此,我这样想:我马上呆在水面上,就像死了一样。你们都到岸上去集合,把你们的所有的眼泪都倾注出来,然后,你们去叫珍珠鸡。

我们两个是好朋友,他一定会来的。"

小鳄鱼们听从了他的话,聚集在岸上哭天哭地号陶起来……他们哭啊,哭啊……直到珍珠鸡闻讯赶来。

"哎,我们可爱的爸爸死了。我们上来告诉你,并按他临终时的遗嘱,邀请你参加他的葬礼。今天晚上,我们把他拖到岸边,以便你和我们一块儿痛哭一场。他是突然地死去的,要不,按照习惯,他本来应该到水外面来咽气的。"

在这个时候,鳄鱼像一段木头似地躺在水里,任凭水流漂动。

珍珠鸡是细心的,他很快就发现小鳄鱼们的悲伤有些虚假。

可是,他不动声色,答应晚上和孩子们一块来。就在小鳄鱼们跑回去向父亲汇报的时候,珍珠鸡也回到自己的孩子们身边。他告诫孩子们:"我的孩子们,听我说,我们马上就去参加'我的朋友'–大鳄鱼的葬礼……可是,我们要提防!他很可能是想吃掉我们。就在他一动不动地漂在水面上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小眼睛一闪一闪的。他请我去,是个圈套。你们跟着我,由我自己去靠近他,听到我的命令时,你们就唱歌。"

珍珠鸡一家,排着队向河边出发了。

鳄鱼一家早已来到岸上。小鳄鱼们在他们的父亲的"遗体"

周围排好队。

小珍珠鸡们远远地和小鳄鱼们互相问好。

珍珠鸡对小鳄鱼们说:"我的小朋友们,我的可怜的小朋友们,你们葬礼的仪式是不是早做好准备了?"

小鳄鱼们回答:"还没有,善良的珍珠鸡。我们太小了,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们希望您来安排。"

珍珠鸡向他的孩子们说:"为了使我们的老朋友荣耀光彩,孩子们,你们唱歌吧,由我前去看看,这是件大事,可得按规矩办理。"

小珍珠鸡们唱起了哀歌:

"噢,鳄鱼!

我们在哭你,我们的悲伤大无比。

你是不是真死了呢?

要是你真死了,为使我们相信不疑,为使我们能够颂扬你,你就动一动你的脚吧。

要说的事情还很多,因为,你享有很高的荣誉。"

鳄鱼忘乎所以,便动了动脚。小珍珠鸡们张大了嘴巴,继续唱道:"光荣属于著名的大鳄鱼。"

珍珠鸡补充道:"你已经动了动脚,但是,我们还是不相信,因此,你要开合三次你的大嘴才行。"

鳄鱼开合了三次他的大嘴,小珍珠鸡们又唱了起来:"光荣属于著名的大鳄鱼。"

珍珠鸡说:"我们开始相信你是死了,嗨,可是,因为你是死了,那你就睁一下眼睛吧。"

愚蠢的鳄鱼睁开了他丑陋的小眼睛。他看了看珍珠鸡,心里暗暗他说:

"头脑呆傻简单的珍珠鸡!等你办完了这种愚蠢的仪式,我马上就要吃掉你们的!"

珍珠鸡继续说:"鳄鱼,请你转过身去,在这之后,我们就不会怀疑你的死了。"

鳄鱼转过了身去。

珍珠鸡和孩子们这时趁机飞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嘲笑着鳄鱼。

鳄鱼气坏了,终于明白自己受了捉弄。

珍珠鸡回到家里,又谆谆告诫他的孩子们:"千万不要再喝这条河里的水,千万不要再到这条河里去洗澡。如果你们渴得厉害了,你们只能去喝露水。"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