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垛冻鱼

  寒冷的冬天,北风不停地怒吼着,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大路旁的一座房子里,北极熊一家正围在餐桌旁,喝着滚烫的鱼汤。

  “嘭嘭嘭”,传来急促(cù)的敲门声。北极熊先生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只瑟(sè)瑟发抖的狐狸。

  “快进来,喝口鲜鱼汤暖暖身子。”北极熊先生热情地打招呼。

  “可是我怎能白白地喝你们的鱼汤呢?”狐狸舔了舔嘴唇(chún)。

  “我们正想找人帮忙呢。你能帮我们把鱼垛(duò)从厨房搬到储藏室吗?”北极熊夫人急忙插话。“能!”狐狸一阵惊喜,跟着北极熊夫人把鱼垛搬进储藏室。

  “来,喝碗热汤,尝尝我做的烤鱼。”北极熊先生端着一碗热汤,拿着香喷喷的烤鱼。

  看着打着饱嗝儿,消失在风雪中的狐狸,北极熊先生满意地笑了。

  中午时分,一只老狗打门前路过,显得很虚弱。“来,喝碗热汤暖暖身子再走。”北极熊先生热情挽留。“我虽然饿,可我不想吃白食。”老狗说。

  “怎么吃白食呢?我们正想请人把鱼垛从储藏室搬到厨房。”北极熊夫人说。

  当老狗搬完鱼垛,坐在北极熊家桌旁喝鱼汤时,北极熊先生心里暖烘烘的。看着老狗大步流星地踏进风雪中,北极熊先生心里无比舒畅。

  大路上不时有人路过,它们中的许多人把北极熊先生的鱼垛从储藏室搬到厨房,从厨房搬到储藏室。然后坐到桌旁喝着鱼汤就着烤得焦黄的烤鱼,一个个拍着鼓鼓的肚皮走了。

  雪还是不停歇地下着,北极熊先生家的鱼垛渐渐矮了下去。一个冰天雪地的早晨,北极熊先生和夫人冒着寒风来到坚硬的冰面上,“嘭嘭嘭”地敲打着。它们想多逮点鱼,让鱼垛高起来。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