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说猫到的地方多,见过世面,知道的道理深而且广,因此,不管谁有什么弄不清的事情,都愿意去问它。

有一天,鸭子问猫,小河上那个旋转着的木轮是什么?鸭子说,如果是车轮,它理应向前走,而不是原地不动。

“那叫水磨!”猫把背拱起,伸了个懒腰。“水冲打在木轮的槽上,推动了木轮,草房里的石磨就转动起来。南方有些地方也用这个方法春米。”

“可是,木轮是立着转的,而石磨是平躺着转的呀!”鸭子仍旧有所疑惑,语气中多少有点不服气。

“这……”猫确实弄不清石磨为什么平躺着转,但它是有自尊心的。不愿意向任何人露出自己的无知——哪怕是情有可原的无知。“傻家伙!你是不是也想问问你的嘴为什么是扁的呢?”

大家哄笑起来,同时也觉得,这些浅显的道理猫一定懂得,鸭子是太愚蠢了。

又有一天,喜鹊对猫说:

“那天,我飞到公路旁边,有种什么声响把我吓坏了!嗡嗡的,象铁鸟叫,可天上明明没有铁鸟……”

公鸡在一旁点头证实。它那天在公路附近找食的时候,也听到过这种声响。

“是飞机,不是铁鸟!”猫大声地纠正喜鹊的话。它舔湿了爪子,慢慢擦洗右耳的背面。“公路旁边?……那是电线杆子响的吧?”

“为什么有的电线杆子响,有的就不响呢?”

“这……”猫含含糊糊地答道,“为什么为什么,哪儿来的这许多为什么?爱打破砂锅纹(问)到底可不是一种好习惯l……为什么你的颜色和乌鸦的就不同?”

大家又一同嘲笑喜鹊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