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与田

   久旱无雨,禾苗干枯,土地崩裂。

水库已开闸放水救旱三四天了,躺在床上的农户估摸着水该到自个儿田地里了,便连忙翻身下床,扛着锄头,打着电筒去查看。刚走近田边就听到田与渠在聊天:

田问渠:"听说水库早就开闸放水来救济我们了,怎还没水流出一滳来呀?"

渠不理不睬,好象根本没听见似的。

田又问:"你是不是自个儿独吞了?"

渠这回开腔答道:"我是私吞——些水,可我并没侵吞——库的水呀!?"

田道:"那这水流哪去了?"

渠道:"我那知道!"

田大为光火,大声吼道:"水是经你渠流的,你会不知道?我腾出地方让你成渠,目的是想你为我带来方便应急之用。哪想到几十年来你是越来越不近人情!该要时——滳水都不流,不要是却泛滥成灾。"

渠委屈道:"唉!我也本不想这样做,可人们改革三十多年,只知用我不知维护我。任其蛇鼠蚁侵蚀的我大洞小窟。所以,该要的地方不得去,不该要的地方富有余。"

渠终于道出实情,原来还真是错怪了渠,水全被蛇鼠洞窟蚁穴贪走它处了,田无语。

农户听后更无奈,心里直骂蛇鼠蚁,若是碰到非碎身粉骨不可……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