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皋相马

有一天,秦穆公对相马专家伯乐说:“您年岁已经大了。您的亲属中有没有人能接替您来识别千里马的呢?”

伯乐回答:“识别一般的好马,这并不难。只要从体型、外貌、筋肉、骨架这几个方面就可以辨别出来。最难的是识别天下无双的千里马,那要从内在的气质上分辨,而这种气质是若隐若现、若无若有的,一般人观察不到。我那几个儿子都是庸才,他们只能识别一般的好马。我有个朋友叫九方皋,靠挑担卖柴为生。他的相马本领不在我之下,我愿意推荐给君王。”

秦穆公就把九方皋请来,让他出去寻访天下无双的宝马。过了三个月,九方皋回来报告:“您要的宝马已经找到了。”

秦穆公问:“是什么颜色的马?公的还是母的?”

九方皋想了一下回答说:“我印象中是一匹黄色的母马。”

秦穆公听他回答得不肯定,心中就浮起一团疑云,便派人去把马牵回来。

去的人回报说:“是一匹黑色的公马。”

秦穆公很不高兴。他把伯乐找来,埋怨他说:“你真糟糕透了!你推荐的那个九方皋连马匹的颜色是黄是黑,马匹的性别是公是母都分不清楚,怎么能称为相马专家呢?”

伯乐听了却连连赞叹:“了不起啊,真了不起啊!您说的这些情况正足以证明九方皋的相马技术比我还高明。他观察马,已经能够排除外部特征的干扰,集中精力去深入观察马的气质和神韵了。他取其精而忘其粗,重其内而忘其外。他注意的只是他需要观察的东西,他忽略的正是他不需要观察的东西。这样的相马技术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马牵来后,经过试骑,果然是一匹天下无双的千里宝马。

[提示]

毛色、性别并不是千里马跟普通马的本质区别。光凭这些找不到千里马。这则寓言故事告诉我们,看事情不能光注意表面的东西,只有深入把握事物的本质特点,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有时候,为了集中精力探索事物的本质特点,可以忽略某些非本质的方面,但并不是说非本质的特点就可以完全不管不顾。故事里说九方皋弄错了马匹的毛色、性别,带有夸张的成分,目的是为了突出故事的主题。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